外交官的家庭生活:丈夫常年在外 都是“甩手掌柜”

“有人说,我做梦都想成为外交官夫人!因为,实在想不出有哪种妻子可以享受那么多自由和快乐。

能在世界各地生活,体验异国风土风情,学会几门外语;能远离尘嚣地做文艺女青年,尝试摄影、烘焙、弹琴等等,所有自己喜欢的事情;能全心全意地做一名全职太太,和子女朝夕相处,不缺席孩子的点滴成长……

作为全职太太的外交官夫人,这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但要成为一名真正的外交官夫人并不是这么简单,要学会忍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经得起诱惑,才能守住繁华,成就自己人生……”

这是一位“职业”外交官夫人的感受,当与多位大使聊到“外交官夫人”与他们的家庭生活这一话题时,几乎每一位大使都说到,当了外交官就普遍兼顾不上家庭了。

新中国初建时,外交官制度学习苏联,当时外交官是可以带夫人同行出国的,但由于国家的经济困难,花费太大,很快取消了这个“福利”,外交官们往往别离了家人,独自踏上驻外的路程。

吴克明大使第一次出国时到塞浦路斯做随员,七年的时间都是一个人在外,孩子都交给了妻子照顾,而他两三年才能回国一趟。吴大使说,使馆内其他的外交官都这样,所以别的国家都称中国驻塞浦路斯大使馆为“公”使馆,意为全都是男人。

在与徐贻聪大使的交谈中,谈到家庭的这个话题,他的语气中饱含对家庭的愧疚之意。因为没有时间照顾孩子,以至于两个孩子考大学都成了问题。尤其自己就是学外语的,孩子考大学时外语只得了20多分。徐大使感慨地说:“如果我在身边,孩子何至于考那么一点分。”

孙玉玺大使说,从他开始从事外交工作,到孩子长到二十六七岁,跟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只有六年。他在外交部工作的36年时间里,有22年的时间在国外,这么多年的时间常驻9个大使馆,走了138个国家。这还不算最多,中国原外交部部长李肇星曾走过160多个国家。

而从通知驻外到出国,外交官们往往只有一个月的准备时间,这段时间还要学习国外的情况,根本没有时间处理家里的事。所以很多外交官,其实都是“甩手掌柜”,丈夫常年在外,家里由妻子照料着。

出身河南农村的张宏喜大使算了一笔账,“我1975年到泰国做随员,我们打前战的16个人,一个月的花费可以买两辆奔驰车。我算了一下,平均到我身上,需要我们全村所有人劳动一年才能供我在国外的花销。”他强调,过去不允许带夫人孩子同行,不是国家不讲人情,而是当时客观条件所限,“国家没钱,都出去的话花费太大。”

张大使说,当时出国是很光荣的一件事,只想着要为国家做贡献,家里的困难能克服,而且必须克服。

到70年代末,政策稍微放宽,一等秘书以上职位的外交官可以考虑带夫人。但带夫人的也还是少数,一是孩子没人照顾,二是如果出国,夫人自己在国内的工作就得丢掉,出国几年后回国还能找到工作吗?所以,一般只有退了休,孩子已经成年了的,夫人才愿意跟随丈夫出国。

到80年代末90年代初,随着国家经济实力增强,政策也放开了,外交官出国都可以带上夫人。出国的外交官夫人有两种情况,编制内和编制外。

编制内,即夫人也是在外交部工作,根据她的专业确定在使馆内的工作。比如徐贻聪大使的夫人也是在外交部工作,随徐大使驻厄瓜多尔的时候,夫人就被任命为一等秘书。孙玉玺大使的夫人是外语学院的老师,随孙大使出国时,外交部给了临时编制的身份,但工资在工资等级里是最低的。

编制外的外交官夫人,也会根据工作需要安排工作,如管理仓库、协助厨房做事等等,也会有一定的补贴。如张宏喜大使在1999年至2003年任中国驻纽约总领事期间,夫人是在领事馆内做出纳的工作,每个月会有补贴。

当2003年,张宏喜大使结束驻外生活,从纽约卸任时,他在近千人的欢送会上特别深情地感谢一个在他背后默默支持和奉献的人,那就是他的夫人弓占荣。张大使感慨地说:“她绝对是一位好妻子,她有着非常好的品德和心肠,不但管理了所有的家务,让我全心工作,还同身边所有的人建立了非常好的关系。”弓占荣多次陪伴丈夫常驻国外,尽管时常挂念两个孩子,但夫妻两人舍弃小家,长期驻外,开展富有挑战性的工作。

随着国家社会经济进一步发展,关于外交官的家属政策又进一步放宽,除夫人外,未成年的子女也可以随任。特别是到2006年以后,甚至老人都可以随任了,有的外交官把全家都接到国外去,夫人照顾大使,老人又照顾孩子。

孙玉玺大使说,在他退休的前一年,也就是2011年,国家又新出台了政策,孩子跟随外交官出国,如果当地的教育是免学费的,外交官的孩子也可以享受这个待遇;如果当地教育的费用很高,那国家就给予补贴。这些政策都是为了让外交官们可以在外安心工作。

除了照顾外交官的生活,“夫人”在外交事务中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孙玉玺大使讲到,在任时的每次宴请,他的夫人都会同厨师商定菜单、采购、排座位,这时候的大使夫人就如同一个家庭里的主妇,精心布置为客人准备的宴会。

除此之外,对外的活动也很多,比如说慈善义卖、慰问当地华侨、探访学校等,这些活动夫人常常要随大使一同参加,“夫人外交”也能增加外交官们的人情味。

古巴新领导亡妻是女英雄叛逆长女为性学家

2月24日,古巴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选举产生了新一届国家领导人,古巴前最高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的亲弟弟劳尔·卡斯特罗,毫无悬念地当选成为古巴国务委员会和部长会议主席。作为古巴共和国的缔造者之一和世界知名的无产阶级革命者,劳尔·卡斯特罗的传奇革命经历和创造的丰功伟绩被世人所称道,但他的家室却鲜有人知。

2007年的6月19日,被古巴政府定为全国哀悼日,全国各地的政府部门、军事机构和公共场所均降半旗以示哀悼。

因为前一天,被誉为“古巴共和国女英雄”的革命杰出人物、古巴共和国缔造者之一、卓越的国家领导人比尔玛·埃斯平去世,享年77岁。这一消息打击最大和感到最悲痛的人,莫过于时任古巴国务委员会第一副主席劳尔·卡斯特罗——他不仅失去了一位无比亲密的革命战友,更失去了相伴近半个世纪的亲密爱人。

1930年4月,埃斯平出生在古巴圣地亚哥城的一个富有家庭。年轻的埃斯平考入了古巴奥连特省大学学习工业化工学,成为古巴第一批工业化工学女学士。毕业后,埃斯平曾一度前往美国波士顿的麻省理工大学攻读博士。不过,当时代呼唤她时,她没有退缩,她放弃学业,回到古巴参加革命。

埃斯平不愧被称为是古巴“地下斗争的女英雄”。回国后,她积极参与政治集会,为古巴革命四处宣传,并营救和掩护了一大批被巴蒂斯塔反动政权逮捕和监控的革命志士。1953年,埃斯平还参与了攻打蒙卡达军营的著名的“7·26运动”。行动失败后,她转入地下工作,并成为奥连特省革命领导人之一,那一年她才23岁。

也许很多人不相信一见钟情,更不相信这样的婚姻能维持长久。不过,劳尔和埃斯平就拥有这样一段美好婚姻。

1956年,埃斯平被革命组织秘密派往墨西哥,前去联络正在那里流亡的劳尔·卡斯特罗。正是在墨西哥,劳尔和埃斯平一见钟情,他们相约在革命胜利后完婚。此后不久,以卡斯特罗为首的82位流亡海外的古巴革命者,被营救并秘密返回古巴开始武装斗争。

1958年,为了革命需要,埃斯平化名“德博拉”加入卡斯特罗兄弟领导的革命武装,开展游击斗争。一年后,巴蒂斯塔独裁政权被推翻,古巴革命政府顺利成立,劳尔和埃斯平也迎来了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在近半个世纪里,两人不仅在事业上相互扶持,而且在家庭生活中也体贴有加。

在劳尔担任古巴领导人期间,他曾于1997年和2005年两次访华。其中1997年,他和夫人埃斯平一起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时,埃斯平在途中突感身体不适,劳尔为此临时决定缩短行程,回国为夫人诊病。这个尽显革命伉俪相互体贴的小插曲,一直被古巴人所称颂。

2001年4月,劳尔在一次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埃斯平和我有时也会争吵,但是这段婚姻维系了42年,我们希望还可以持续更长的时间。”

劳尔夫妇一生共有4个子女和8个孙子。除了埃斯平外,古巴“第一家庭”的子女们曝光率比较低,甚至连他们的名字都很难在媒体和网络上找到。其实,他们每个人都很有个性。

在劳尔夫妇的4个孩子中,有3个是女儿,1个是儿子。其中长女梅利埃拉·卡斯特罗,是孩子们中名气最大的。今年45岁的梅利埃拉,目前担任古巴全国性教育中心主任,是古巴头号性学家。近年来,她因为倡导性别平等,以及实现古巴变性人合法化,成为国际媒体追捧的宠儿。

梅利埃拉所在的性教育中心,会经常举办对变性人的防艾滋病辅导讲座,梅利埃拉也时常亲临现场,倾听这些人的故事。这个中心还办有一本刊物名叫《性学与社会》,刊登一些以性为主题的插图和诗文,普及防治艾滋病的知识。2007年,梅利埃拉的博士论文题目是“异性装扮癖”,她主张推动古巴将变性手术纳入政府的保健体制,并在手术后由官方核发新的身份证件。

梅利埃拉还是“第一家庭”里“头号叛逆者”。她曾不顾家族的反对,嫁给了一个意大利摄影师。她一年中的很多时间都在意大利度过。

德博拉·卡斯特罗,是劳尔夫妇的二女儿。这个名字与埃斯平在打游击战时用过的化名相同,正是为了纪念埃斯平而起的。40岁的德博拉长得跟母亲埃斯平最像,虽然她本人并无惊人的业绩,但他的丈夫刘易斯·阿尔贝托·罗德里格斯,却是在古巴经济领域举足轻重的人物。

罗德里格斯目前担任古巴重要的国企海鸥集团的总裁。该集团经营着酒店、餐饮、商铺、旅行社等。据说该集团所拥有的酒店全是4星级以上,所有外宾来访古巴都住他们的酒店。此外,该集团还有很多航海、运输和商业等子公司,是古巴重要的纳税大户。

劳尔三女儿尼尔萨·卡斯特罗,也是个不显山不露水的人物,有关她的报道更是微乎其微。不过,她的公公阿方索·弗拉加·佩雷斯,却是古巴资深的外交家,曾担任古巴驻多国大使、古巴驻美国华盛顿外交使团团长、古巴外交部专职负责欧洲事务主管等职务。2006年,他还当选为亚非拉人民团结组织秘书长。

劳尔家的老四是个男孩,名叫阿雷汉德罗·卡斯特罗。阿雷汉德罗从小跟随父亲出入军营。目前,他已经获得上校军衔,在古巴内政部任职。阿雷汉德罗有个儿子叫小劳尔·罗德里格斯·卡斯特罗,是劳尔8个孙子里最疼爱的。

据说,从小劳尔小时候开始,祖父无论多忙,都会抽出时间与他一起玩耍,这个习惯一直延续至今。也许是出于保护目的,古巴官方极力封锁关于小劳尔的消息。但人们还是经常会在一些重要集会上看到他的身影,因为祖父劳尔去哪里都喜欢带着他。如今,小劳尔已经20出头,他穿着入时,前卫时尚。每次与劳尔出席活动时,他时髦的打扮在军装林立的人群中都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由于辉煌的革命功绩,劳尔夫妇双双进入古巴的最高权力中枢。尤其是埃斯平,她生前曾是古巴5人权力核心中的成员。除了担任古共中央委员、古巴国务委员会委员、全国人民政权代表大会代表等职外,48年来,她一直担任古巴妇联主席一职。

从1959年劳尔的哥哥菲德尔·卡斯特罗与妻子离婚后,多年来,埃斯平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她一直为菲德尔担任“古巴非正式”的角色,陪伴他出访和出席各种外事活动,她也因此被称为“古巴最有权势的女性”。

1967年,英国情报部门一份有关古巴主要领导人的报告这样描写这位奇女子:“她是一名非常端庄甚至有魅力的女性。她经常使用化妆品和其它的佩饰。即使穿着军装,她也能让自己显得聪明而且富有女人味。”2007年6月,埃斯平因病去世。现在,古巴已经没有“”了。(孙宇) (来源:世界新闻报)

英雄谢幕 劳尔·卡斯特罗夫人去世

从古巴领导人菲德尔·卡斯特罗1959年与妻子离婚后,埃斯平就成为古巴实际上的。即使如传闻那样卡斯特罗与达莉亚·索托·德巴列再婚,但由于索托基本上没有公开露面,埃斯平一直都保持着的地位。

古巴官方从当地时间18日晚上8点到10点进行默哀,全国的公共建筑和军事基地全部降半旗。古巴政府发表悼文说:“她的名字将与古巴妇女在革命中取得的伟大成就永远联系在一起。埃斯平是我国和全世界妇女解放运动中最耀眼的斗士。”

足坛“超级奶爸”的幸福时光(组图)

作为一个前锋,莫伦特斯在皇马的遭遇一直很坎坷,得不到主力位置,始终突破不了劳尔的光芒。不过,莫伦特斯的爱情婚姻却一直非常美满顺利。1999年,在维多利亚生下儿子费南迪后,两人正式完婚,之后两人一直相亲相爱,过着低调而幸福的生活。无论是被租借到摩纳哥,还是最后转会到利物浦,他的妻子对他都是不离不弃,始终相随。譬如去摩纳哥,她就积极学习法语,也为自己的子女请法语老师,总之就是尽力和丈夫一起融入到效力的俱乐部中去。

或许在目前的国际足坛,还没有一个球员的儿子像乔丹那样出名。乔丹,舍甫琴科的儿子。“乌克兰核弹头”表示之所以起这个名字,就是希望儿子长大之后能像乔丹那样出名。舍甫琴科为自己的儿子举行了洗礼仪式时,作为乔丹的教父,意大利总理贝鲁斯科尼也去到现场。舍甫琴科非常疼爱自己的儿子,乔丹出生时他就陪伴在妻子旁边。

每当进球,对妻子和家庭都爱意满满的劳尔就会亲吻他手上的戒指来表达自己的情感,皇马的旗帜也因此被人称作“指环王”。劳尔与妻子玛蒙相识于1997年,在1999年的7月1日正式结婚。

2000年2月25日他们的第一个孩子豪尔赫出生;2002年11月20日,第二个儿子乌戈也降临人世。在2003年,媒体曾爆出两人婚姻出现危机,但劳尔夫妇用行动粉碎了这次流言。在今年玛蒙接受采访时曾说过“我非常希望再做一次母亲,事实上我很希望能有个小女儿。”在经历了感情风雨后,劳尔夫妇将以自己的方式继续前行。

罗纳尔多只能用风流来形容,苏姗娜、米兰妮、茜卡莱利等等都曾经与“外星人”发生过关系。毫无疑问,罗纳尔多是当今足坛的顶级前锋,在对待感情的问题上,巴西人似乎并不认真。但是在儿子罗纳尔德面前,罗纳尔多却表现出了父亲的一面。尽管罗纳尔德跟着前妻米兰妮生活,但是只要有时间,罗纳尔多就会跑去看他。此前,罗纳尔多前未婚妻茜卡莱利怀孕,让“外星人”非常高兴。不过可惜,最终茜卡莱利流产。也许这正是两人最终分开的主要原因。

身为以浪漫著称的法国人,他却是一个一直坚持下了班就回家的好男人,他就是亨利。亨利与妻子梅里在2000年一次广告拍摄时相识,经过两年多的恋爱长跑,亨利与梅里2003年7月在位于伦敦西部贝克夏郡的HIGHCLERE城堡内举行了婚礼。婚后,亨利与梅里如同婚前一样保持低调过着自己的生活。今年5月,梅里为亨利带来了一个女儿,亨利夫妇将其取名为Tea(泰娅)。

劳尔四个孩子全为世纪大战而生 皇马传奇再得女

劳尔是西班牙历史上参加世纪大战次数最多的选手,同时也是进球最多的球员,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他的4个孩子居然全部都与世纪大战有缘。2000年2月25日,劳尔初为人父,大儿子豪尔赫降临人世,不到24小时后,劳尔穿上战袍迎战巴塞罗那,虽未能进球,但3比0大胜依旧称得上是双喜临门。2002年11月20日,二儿子乌戈降生,3天后劳尔随皇马客战诺坎普0比0平巴塞罗那。2005年11月17日,赫科托与马特奥双双来到人间,两天后,劳尔再一次迎战巴萨,不过这一次,孩子的降生没能给劳尔带来好运。在那场比赛中小罗梅开二度帮助巴塞罗那客场3比0大胜,劳尔则在比赛中扭伤了左膝,遭遇了自己职业生涯最严重的一次伤病,不得不因此休战半年之久。

这一次与前3次不同,医生已经确认玛曼这一次怀的是一位千金,这让劳尔笑开了花,因为他一直都想要一个女儿。(崔方舟)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网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